黄牛联盟分食英雄联盟,血亏者谁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9 21:47

11月4日下午两点十分,距离S7LOL全球总决赛(第七届英雄联盟总决赛)开场只剩20分钟——这是胡强最后的机会。

由于此前有两只中国战队进入半决赛,因此该场门票价格一度被炒到了1.3万元,相比原价480元足足翻了27倍。但随着中国战队出局,总决赛的门票价格开始暴跌。

10月30日,网络上传出一张照片,有人手中拿着一沓LOL全球总决赛门票,配文是,“本来这些票是四环以内的房,现在应该只是一顿金拱门”。

然而,玩家们想象当中“黄牛声泪俱下跪求大家接盘”的场景,在现场并未出现。

中国战队出局后,网络上有黄牛自曝被坑惨了。(网络图)

“380的票,550一张;880的,至少1800。这票太少了,我还得给你找。”地铁奥体中心B2出口外,胡强向两个意欲买票的女生报价,语速飞快且坚决,他不想浪费时间。很快,又有人来打听。不到一分钟,这个锅盖头、着灰色T恤的男人已经被六个人围住了。

基本谈妥了价格,胡强让姐姐把几个买家带到一旁,自己骑着小黄车“找票”去了。这个一脸憨厚的中年女人没听说过即将对阵的两只韩国战队——SSG、SKT,但她清楚,英雄联盟是当前市面上最为火热的竞技游戏之一,在中国拥有数千万玩家。而全球总决赛则是英雄联盟一年一度最为重大的比赛,被誉为玩家的“世界杯”。今年,S7LOL全球总决赛第一次全程在中国举办。

“这价钱算低的了。要是中国队进了决赛,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,上万的都得有。”在一群群打扮入时、手持应援物的年轻人中,黄牛们自如地游走着,看起来十分扎眼——多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、皮肤黝黑、粗糙,穿着过时的皮鞋和夹克,敏锐地寻找着“猎物”。

9月27日,S7总决赛四分之一决赛广州场以及半决赛上海场的门票正式开售。(网络图)

“大麦网才是最大的黄牛”

扎眼的黄牛吸引了成佚的关注。因为没能在官网买到门票,他想到现场来碰碰运气。

作为一名有着5年游戏经验的英雄联盟玩家,成佚知道这次观战机会有多难得。“下次国内举办S级比赛也不知道我小孩都几岁了。”更何况,开场时还有周杰伦的助阵表演。

为了能在鸟巢观战,成佚和朋友们早早就准备起购票事宜了——三个人同时购票、提前十多分钟打开购票网页、不断刷新页面。然而,10月25日上午10点正式售票时间一到,此次比赛主办方指定的唯一官方门票销售平台大麦网,却直接“崩溃”了。两分钟后,购票页面显示售罄。

这不是大麦网第一次发生崩溃事件。同样的场景在9月27日S7四分之一决赛与半决赛售票时已经上演过一轮。

大麦网是此次比赛主办方指定的唯一官方门票销售平台。(东方IC图)

腾讯电竞在10月23日公布了总决赛门票信息,大约发行5万张票。票价分五档,分别是1280元、880元、480元、380元和280元,其中1280和880档为内场票,其余为看台票。

在极短的时间内,5万多张门票快速售罄的可能性有多大?据《法治周末》报道,按照正常的购票流程,用户进入购票系统后,需要完成选座、绑定英雄联盟账号、填写个人身份信息、完成支付等一系列操作,在网络状况良好的情况下至少耗时几分钟。

更吊诡的是,一边是唯一渠道出了故障;另一边是黄牛开始抬价了——当天,交易平台上,原价280的门票,售价已经到了6666元;原价480的门票,更是被炒到了1.3万元。

“我有点怀疑,大麦网对外公开销售的门票数量很少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甚至说大麦网根本就没有通过正规渠道对外发售门票。”有人提出质疑。

两支中国战队均无法前往鸟巢参加决赛的消息确定后,交易平台出现了大量北京鸟巢决赛的观赛门票。(东方IC图)

有玩家注意到,在10月25日门票正式发售前,就有黄牛在各大论坛中宣称,可以原价提前订票、售票后加价拿票,甚至在10月21日就挂出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北京站鸟巢座位图,价位和座位区划分清晰可见,图片上还印有大麦网logo。而淘宝和部分二手交易平台上,也售有大量S7LOL总决赛门票。在微博上,一名认证信息为“大麦网官方营销经理”的用户也在公然高价出售门票。

之后的价格变化显然与两支中国队伍止步四强有关。胡强向《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》记者透露,半决赛结果出来之前,总决赛原价480元的门票,自己以单价不低于两千的价格卖出去了三十多张。而中国队输了之后,同档门票的价格降到了1100元左右。至于拿票渠道,则是他上一级的黄牛在正式售票尚未开始时,花了高于票面的价格从大麦网拿的。

“大麦网才是最大的黄牛。”胡强的姐姐,那个笑起来憨厚的中年女人在一旁补充。

11月2日,LOL官方发布声明,将二次售卖LOL全球总决赛门票。在此之前,LOL官方唯一指定门票售卖网站大麦网发布公告称,后台技术检测发现,有“明显的刷票IP”,目前已查证149家非法渠道。(网络图)

和黄牛公司同楼办公

愤怒的玩家们纷纷控诉起大麦网,甚至有人将其告上了“315”。

大麦网也懵了,连发了几条情况说明,说是低估了用户群体的庞大,技术问题导致最后的系统崩溃。“这次英雄联盟的购票跟一般购买演唱会的门票有所不同,中间需要腾讯审核用户的身份。在腾讯审核用户身份期间,用户依然占着大麦的带宽。由于用户等待时间过长,再加上可能存在的黄牛恶意刷单,就让系统突然间崩溃了。”大麦网公关部对《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》记者解释。

有知乎网友分析了票务平台与黄牛之间的关系认为:开票时将一部分票放在票务网站等公开售票平台,其余的票N个批次溢价通过黄牛分销。每个批次溢价程度不同,期间价格会有起伏,观望中的粉丝犹如炒股。在最合理的价格购入是非常难的。假如某阶段价格过高,销售情况不佳也无所谓,来几个跌跌涨涨,粉丝绝对乱阵脚。

按照官方的说法,因为在线抢票用户数量峰值瞬间达到 80万,直接导致了大麦票务系统的崩溃。(网络图)

“我们上面的黄牛压了几十万在他们(大麦网)那儿呢,”据胡强透露,这些“大黄牛”一般都不露面,拿到票,发给下面的黄牛,让他们去卖,“我们卖550一张的话,到手也就能赚50块钱。赚得不多,但也没什么损失。像他们那样拿几十万出来赌,我们赌不起,没那个本钱。”

大麦网显然否认了这种现象的存在。在26日的声明中,大麦网称“已经向涉嫌捏造票务来源、哄抬票价的销售主体发送了律师函”。根据律师函显示,这家销售主体——“北京华业天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的注册地址是北京市东城区后永康胡同17号575A室。而大麦网的主体“北京红马传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”的注册地址是北京市东城区后永康胡同17号523A室。

“与黄牛公司同楼办公多年。这下连律师函的快递费都省了啊。”有网友表示。

“作为一家商业主体,大麦无法左右其他公司对于注册地址的选择。这些商家将注册地址选择在相似街道,甚至相似的写字楼,也不排除为了取信于消费者而有意为之的可能。”大麦网工作人员解释称。至于所谓的“内部购票通道”则更是子虚乌有,“任何层级的员工都没有内部购票、售票的权限,也不可能个人名义进行售票。微博上所谓的‘大麦员工’并非真实的大麦在职员工。我已经与多个平台进行了沟通,对所谓认证用户的虚假身份进行了核查和撤销。”

按照这一说法,大麦网更像是个“受害者“,时刻被处心积虑的人算计。

11月1日,《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》记者在大麦网现在的办公地点——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32号楼下注意到,这里已经被黄牛“占领”了。一位叫陈诚的黄牛表示,大麦网旁边的两栋楼里有许多票务公司,自己所在的公司就在楼上。“所有票就搁这儿出,北京的都得在这儿拿票”,陈诚一边说,一边指了指大麦网所在的楼。

据他透露,英雄连盟的事发酵后,大麦网“卡得严了”。“之前拿着身份证和委托帮忙取票的单子,就可以去大麦网取票,现在不让取了,我们手上也没票”,陈诚告诉记者,大麦网之前“压了一小部分票”给他们,但是现在票源很紧张。“没拿出来的票它(大麦网)现在也不会卖了,因为已经在查它了。现在留在手里的票,它只能撕掉,或者通过我们的渠道给我们。但是它现在也不敢给,怕有人坏它,确实都是他们扣的。”

对于黄牛从大麦网拿票的说法,大麦网方表示“绝无此事”,“大麦网入了阿里之后,阿里对这块管得非常严,阿里不差钱,不可能砸自己的招牌。谁说的你可以找他来对质。”

RNG输给了SKT,周天WE战队不敌SSG,至此两支中国战队全部止步四强。(网络图)

跟五月天巡演一圈,

在长沙买了套房

“英雄联盟这几场比赛,所有人都把它当摇钱树,从主办、媒体、赞助以及可以搞到赠票的公安消防文化部门。大家都知道这个票能挣钱,最后只能转嫁到消费者身上。”前黄牛从业人员阿伟对《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》记者感叹。

阿伟是长沙人,2014年大学毕业后,曾进入一家票务公司工作。那时候,公司经常能拿到赠票,有时候他自己不去,就会把票卖给黄牛。

据阿伟透露,除票务公司外,主办方也会和黄牛也有很多接触。而真正有实力的黄牛,会直接去找主办方谈。“主办方把票给大麦网或者其他分销商卖,卖不完是可以退给主办方的。所以演出前,主办方会收到很多售票代理点的退票。第二天演出就要开始了,这些票过期了就是一堆废纸,怎么办?主办方为了利益最大化,把所有剩下的票在演出前一两天都打包卖给黄牛,根据演出火爆程度,一般六七折给黄牛。所以现场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明明哪里都没有票卖,但是黄牛手上一大把,你只能接受他们的价格。”

站在主办方的角度看,这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做法——它只管把票卖出去,至于卖给黄牛还是消费者,并不重要。黄牛得了好处,还帮主办方炒火了市场,大家都有钱赚。有时候,签艺人做巡演之前,主办方还都会找黄牛吃饭,问他们“你觉得谁谁谁演唱会好卖吗?”

导演徐昂在《非常道》节目中曾提到,他在人艺彩排时,经常看到观众席中有个挺眼熟的人。后来才知道,那是黄牛的头儿,专门负责看戏的,这样他们才知道要采购多少票,需不需要炒这部戏。有一次,他排了个挺晦涩、挺闷的戏,就有黄牛专门跟他说,“小伙子,以后你自己排戏你别排这样的”。

在阿伟看来,自己只能算是“底层黄牛”,而真正的大黄牛是“票卖不出去,宁肯回去烧了也不降价”。他印象最深的是自己的一个大学同学。五月天全国巡演的时候,同学跟着跑了一路,赚下来的钱已经在长沙买房了。此外,在黄牛们眼中,王菲、周杰伦、陈奕迅是黄牛党中最有盈利胜算的三位歌手。

和同学相比,阿伟现在赚的钱“大概够个首付”。他认为,是否能成为大黄牛,更多取决于心态,“他们敢拿,就已经做好了赔本的准备。这和炒股一样,都是有赚有赔的。比如说S7,他们在武汉广州上海都赚了钱,即使现在北京赔了,那也认了。他们心理有个预期,即使演出开始了,低于这个价格,那也不卖。牛嘛,本来就犟。对大黄牛来说,他们赔得起,而且下一场说不定就挣回来了,都看得很开。”

在这个行当里,如果存在鄙视链的话,在阿伟看来,卖假票的黄牛就是鄙视链的底端,因为他们坏了行业的声誉,“这都算欺诈了,我们卖的至少是真的。”

排队检票的观众。(网络图)

“有需求就有黄牛”

11月4日下午,韩灵沮丧地蹲在玲珑塔北侧,她买到了假票。

她和男友从广州赶来观战,在现场以每张500元的价格从黄牛手中买了两张原价480的票,却在检票时,被发现是假票。而真票和假票的区别,在于背面一条银色的防伪线——前者是断断续续的,后者则是一条平滑、连续的直线。

从黄牛手上买到假票并非新鲜事。今年8月初,南京奥体中心承办了TFboys四周年演唱会,演唱会期间就曾出现黄牛贩卖假票的情况。380元的假票,最终仍能以翻了近十倍的价格售出。

为规范票务市场,今年7月,文化部出台了《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》。其中明确,演出举办单位除自行经营演出票务外,应当委托具有资质的演出票务经营单位销售相应门票;面向市场公开销售的营业性演出门票数量,不得低于公安部门核准观众数量的70%;互联网平台企业,不得为机构和个人倒卖门票、买卖演出工作票或赠票提供服务。换句话说,今后演出门票必须通过官方代理平台发售,例如大麦、永乐、西十区等等;同时将这些网上平台也纳入了管理规定覆盖范围。

而目前国内演出票务销售,普遍分为一、二、三级代理。一级代理是线上官方代理平台,二级是淘宝等非官方销售,而三级代理则是黄牛等不合规个人渠道。如果主办方对官方代理平台的票源进行限制,必然造成票量供不应求、票价虚高。以去年王菲演唱会为例,全部8900张门票通过正规销售途径放出的不过800张。

开场后,仍不断有人围着黄牛询价。(王晓摄)

中国文化产业研究会秘书长刘洋分析,演出商把捂在手里的票,分批加价卖给黄牛,大量中间环节,演出经纪公司、票务公司、黄牛党等,囤积了大量门票。也有可能,明星经纪公司和票务公司有对赌协议。如果票价比较高,市场能认可,大家的利润就高。

“黄牛和中介差不多,有需求就有黄牛。”阿伟不相信监管能起什么作用。至于有人提出的实名制,在他看来,更是不可能实现,“一场演唱会办下来,会涉及很多单位:举办场地,票务公司,报批单位(公安、文化部门),赞助商等,每个部门都要送票打点。虽然都知道,赠票多了会影响票房,但是国内的大环境就是,你不送票,大家就不能愉快的玩耍,随便一个地方卡你一下,你都要气晕在厕所。这些赠票的获得者,通常都不追星,所以,赠票基本上又通过黄牛流回了市场,如果实行实名制,至少这里涉及的大部分人都不会同意。”

在业内人士看来,判断一场演出是否足够火爆,只需要看门口守着的黄牛,“如果黄牛一直火急火燎地卖票,说明票房不好。而一旦黄牛开始四处收票,则意味着这场大卖了”。

按照这个评判标准,S7总决赛的黄牛们似乎没有血亏。开场半个小时后,还有黄牛在人群中穿梭着寻找“猎物”,只是将“买票吗”换成了“有票卖吗”。四点半左右,胡强和姐姐“收工了”,步履轻松地离开了鸟巢。接下来,他们又要开始下一场赌局——iPhone X已经发布,张学友正在进行他的世界巡回演唱会。(文中所涉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)

转载自微刊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